快捷搜索:

秋天来了_秋风扫起枯黄的叶子

秋天来了_秋风扫起枯黄的叶子
秋天来了_秋风扫起枯黄的叶子

天净沙 金风抽丰

枯枝扫落黄花,紧衣束带无暇,遥听演奏胡笳。金风抽丰萧瑟,天际残留早霞。

路旁杨树银杏树的叶子,有的是青黄相接,有的是金金灿灿,放眼了望,远山岳峦如聚层峦叠嶂,秋意昏黄,叫人联想连篇,近水清亮见底,反照着蓝天和金黄色的森林,光辉喷鼻山,秋意盎然。

炎天还没有竣事,秋季就走上了归路;秋季的脚步过于暴躁,也过于自豪,昂着头,带着些许的忧闷,就如许擦过,仓促地擦过,陪伴着岁月的掉落,带着它的收成。这个时辰只有菊花,在白霜里面起头了苦苦挣扎。金风抽丰颠末的刹时好像画了一帘幽梦,带着光阴的昏黄,不竭报复着岁月的心海,不竭地想要让光阴盘桓。可是冬季却火烧眉毛,起头敞开了襟怀胸襟,闪现着岁月的彭湃,还有豪放,在金风抽丰还没有来得及迷恋,也没有来得及留连,冬季的冷寒,就起头了不竭的蜿蜒。

秋季,我的尽力没有白搭,我收成了,他还没有那末成熟,我精心庇护,倾尽心思,胡想着成熟的喜悦。金风抽丰渐起,落叶漂荡,不免有些苦楚,幸亏它是个收成的季候。

很快,秋霜降下。颀长的草叶子沾一层白霜,瑟瑟立在金风抽丰里。秋虫也都没了行迹。地垄边上的几株老树叶子失落光了,只剩下斜斜的光溜溜的枝干;远处的黄庐树、枫树叶子变红了,红通通一片,像是燃了一团火,映红了半边天。“泊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仲春花”。

恋秋季的风,恋金风抽丰扫落叶时的果敢与执着,望着满地的落叶与被褫夺衣服的枯秃的树丫,或许良多人会抱怨她的无情,但是你可知那是为了能让树儿来年穿上新衣裳,带给大地以极新的色采呀;八月的金风抽丰,飘着道边木樨的盛开,轻轻地吹拂着路人的脸颊,荡涤着人们急躁的心,温顺的慰抚,有如慈母的双手;走进村落,走近稻田,金风抽丰抚弄着庄稼,时而把它吹弯,时而把它扬起,恍如大地在进行着有节拍的呼吸,那一档档成熟的稻穗也都有了生命,风从何处来,传来稻穗与稻穗间的细语,同时仿佛也飘来了农人们收成的喜悦。

虽已邻近立春,但墙角那盆曾碧绿的生命——绿萝,却没有闪现出几分欣喜之情。几枝折断的茎须,耷拉地垂在陈腐的花盂沿上;大片枯黄的叶脉,软绵绵地依偎在绿叶的襟怀胸襟;更有本来蜂拥向上的叶冠,也已往周围开散,像极了一名齿豁头童的老者,全然掉去了昔日的魁伟阳刚之气……望着望着,我也不自发地加倍细腻地诊断起绿萝如斯颓丧的病因来。

风一场,雨一场,满地斑斑满地愁,风停雨又起。

失落一片,落一片,金风抽丰又起扫落红,傍晚归何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