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类似“荒芜的心_冰冷的手指”的美文

类似“荒芜的心_冰冷的手指”的美文
类似“荒芜的心_冰冷的手指”的美文

身在行走,心在思考,眼在盼愿,耳在聆听,嘴在沟通。可是我的魂灵却躲在繁重的帷幕以后,留一只眼睛冷冷地不雅察这世界,为的是想给对的人,留下我这冰凉的身躯里仅剩的那颗火热的心。此番因果,你可知晓吗?

月色如水,水如月色,一向都是冰凉微凉,却在这独处的夜晚多了一丝甜密,不让心空处一丝联想的空间,只为你执笔写尽流年的春夏秋冬,舍不得放下今天,乘着月色,独步花丛中,温顺的凝睇着远处的你。

搁浅了一个冬的思路,荒凉了一个冬的空间,终究忍受不住心灵的宣泄。明天就是立春了,时过心迁,心随时走,怎能不留下对冬的怀想?又怎能不寄望即来的春季?

回身,回望,暮色起,一却都成了荒凉,跌落浅淡岁月,逝水东流。

西安市临潼区代王中学教师 姚文辉

心若荒凉、空城孤单、白首之人、只剩落漠!有生之年、相遇相满足矣、不肯把你困在我荒凉的世界里!道一声保重、海角天涯、你若安好、即是好天!

天仍是亮了,眼睛涩涩的,真的是再也经不起折腾。一切又都恢复了恬静,可是心怎样都没法熨平。梦就像一面棱镜,折射着很多多少韵脚,每束光都是冰凉,不断的颤栗,冷是真实的,乃至不敢酣畅的呼吸,一种针刺的疼在胸口游离。花开本该无语,细雨也应当妥当到了无形,可是一静一动间已把岁月流转,眼里除荒凉,再没了风光……

男孩儿像一个错干事的孩子(他也确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),嗫嚅着,十个手指头搓来搓去。

3、 荒凉就让其荒凉吧,班驳就让其班驳吧。 她曾如斯假想过,不管班驳若何继续班驳,不管荒凉若何加倍荒凉,她城市不遗余力使之夸姣,不遗余力使之有愉悦之感,有幸福之味。 只是,假想归于假想,池沼照旧以池沼姿态疏忽她的诚恳诚意,疏忽她为其设计的荣美,亦疏忽她曾的播种,除草,浇灌而带来的烈炎火火。

装满水的脑壳朝下

在一声声咕咚中

承载侧重压

气泡上升,幻灭

揭开一段段老去的韶华

对称的开关

红色的热忱,蓝色的冰凉

恍如瓜代着世态的炎凉

一只只带耳的水杯

勾着怠倦的手指

从键盘鼠标里临时解放

抿一口热水

听心,从嗓眼里落下

灌几口冷水

一场火警在身体里呼救

我们就如许你不闻,我不问,在时候一望无际的荒凉里并肩而行。

这个闹热热烈繁华的城市,却拥堵着良多冰凉的心,天天在这个城市碰见良多人,却不外是擦肩而过的目生人。恰似,离了黉舍就健忘了若何与人深交,在曾的阿谁处所,暖和包涵,每一个人都很纯真,友情也是没有杂质的,每一个人都没有防范之心,由于不需要。而此刻,冰凉的心若何能一路取暖。

我想说,流星之美或许是我们的视野里最短暂的美,即使一现的昙花也不知道比它还要长几多倍呢。它的呈现即意味着消逝,产生即指向了终结。那是一种没有进程的美,没有逗号的美,没有滞留的美,是那种刹时的凄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