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冬日里的母亲

冬日里的母亲

房门虚掩着,我轻轻推开,母亲半躺在沙发上,背上披着父亲广大的玄色外衣,胸前袒露着秋季穿的一件毛衫。 父亲端一杯水正要递给母亲,猛地转身看见我,马上有些忙乱,母亲紧随...

二姐

二姐

“生在大年三十晚上,一夜关了一岁。唉,命苦女子。”母亲在世的时辰,一边为二姐纳鞋底一边叹息。 老辈人说,生在正月初一满年满岁的人,那是生来享大福的命;像二姐如许落草...

迟来的掌声

迟来的掌声

本年家里双喜临门。两个mm家的孩子别离考取北大物理系,山东音乐艺术学院。逢此喜事,全家人感应自豪和高兴。在他们开学前夜,家人们欢聚一堂,欢送两个天之宠儿。 女儿仓促从...

晚上十点钟的来电

晚上十点钟的来电

“嘟,嘟,嘟……” 德律风铃响了,拿起手机一看是弟弟的来电,心想,都夜晚十点了,恰是筹办睡觉的时辰,弟弟一般不会等闲打德律风跟我,是否是有甚么急事,心里莫名地起头严...

生死挣扎

生死挣扎

生 死 挣 扎 ——很是期间住院记 到了存亡关头,看到了重症监护室病友们的疾苦哀嚎,俄然感受到生命的懦弱与无助;而经由过程在病院的点点滴滴,看到医护职员的牺牲与奉献,又...

我的天空,没有了太阳

我的天空,没有了太阳

胰腺癌,发源于胰腺的恶性肿瘤。是恶性水平高、进展敏捷、预后最差、灭亡率高、严重风险人类健康的肿瘤之一,被称为“癌中之王”。胰腺癌初期症状藏匿,确诊率不高,当呈现典...

春天来了

春天来了

春季来了,但疫情还未竣事。 假期,得了伤风断断续续十多天,仍是没有完全康复。喉咙时不时还有一些难熬难过。出格是前阵子,喝口水都有点痛。微信上,看到天天都有病例新增,...

人生几何:咣啷咣啷

人生几何:咣啷咣啷

午饭 周三早上七点半,我就动身去上班了,然后十点五十从单元回家。午饭已在桌上,每天正在啃着一块没甚么肉的排骨,这孩子是一点肉都不舍得抛却。我看了看他眼前的桌面,还好...

大连牟氏接骨,简单也不简单

大连牟氏接骨,简单也不简单

在世天灾人祸你得认。面临不测后的医治选择却要看你的应对和机缘了。 8月5日我和几位拳友跟宝林的“咔嚓摄影团”去瓦房店西中岛一日游。两辆大客100多号人玩得不亦乐乎。就在海...

上敬父母   下敬子孙

上敬父母 下敬子孙

2013年9月1号是我们家大喜的日子,儿子成婚了。六年来我们配合尽力,惨淡经营着这个家。“上敬怙恃、下敬子孙”这个中华古训,成了我们的家训。它鼓励我们家面临坚苦、和衷共济...

情寄姨妈

情寄姨妈

阿姨老了。意想到了这一点,我决意去看她。 我起头有记忆的时辰,到外婆家去,外婆把我拉到阿姨的眼前,对我说:孙儿,这就是你的姨娘,你亲娘的mm,看见她,就看到了你的亲娘...

他是一个兵

他是一个兵

他走了,留下了年老的父亲和年幼的女儿。 他走了,一如他日常平凡默默工作时一样,悄无声气。 “一想到他拎着繁重的钱箱去银行的路上,我就不由得眼泪,他一向在默默地帮忙我...

我曾想过与她恋爱

我曾想过与她恋爱

一 四五一病院在西安市碑林区李家村十字的东北角。那处所我只去过一次,一次就待了半个月。原本我只须一个星期便可以出来的,但哥们我不甘愿答应。由于,我想与里面的一名姑娘...

理发的孙哥

理发的孙哥

在我家四周有个公共剃头,很传统的名字,夫妻店。我常常去,一来二去已然熟悉。孙哥为人驯良,乐不雅开畅,跟谁都能聊上来。家里就一个闺女,已成婚生子,小外甥方才6个月。...

在北京的一个冬天

在北京的一个冬天

1991年12月末的一天,正值沈城的隆冬,白雪皑皑,北风凌烈,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,去北京是替代岳母,护理由于不测工伤大腿破坏性骨折的岳父。岳母护理岳父好长一段时候了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