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夜夜拥书得好眠

夜夜拥书得好眠

进入2020年冬季,气温俄然降落,疫情也黯然滋生,天也总是阴森多雨,连日屋檐下的水珠滴滴答答地打在阶檐下的水泥板上,构成一道溪流淌出地坝外边。特别是比来一两个月来,四周...

当雪撞上诗

当雪撞上诗

昨夜仍是冷月悬空,夜探东窗。一醒觉来,满天的雪花已经是纷纭扬扬,狂舞于六合间,好一场冬季里的盛世富贵。有雪来的时辰,天是不冷的,去雪地里逛逛是对雪的最好陪同。有雪...

两棵树

两棵树

一 某处,云雾围绕,山石料峭,四时明朗,风景宜人。 一棵树,站在最高点,树干挺直,枝叶茂盛,傲然四顾。风雨到临,他迎风亮剑;雷电闪过,他大声长啸。偶然,他傲视脚下的...

秋收

秋收

又是秋季,又是一个收成的季候,该黄的都黄了,该熟的也都熟了,只等你背起箩筐,去收割满山的金黄。 一春的支出,一夏的汗水,一年的耕作与艰辛,只为这个秋季将但愿搬进粮仓...

“发龙宝山”脚下渝河长

“发龙宝山”脚下渝河长

大西北黄地盘上我的故乡,哪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一座老屋、一条土路,永在游子心中,它俭朴无华,我用尽全国所有的文字,都永久写不完她和我骨血相连、血脉相通,那种浓...

我之所爱兮在江南

我之所爱兮在江南

谨以此文,献给我的教员,我的忘年交“不忧天”师长教师。 ——题记 现在,也是在静静的深夜,《二泉映月》的曲子,在我耳旁,悠然回荡。 乐曲的前半部门,哀伤,幽怨,缱绻悱...

叶落

叶落

初冬,不管心情若何,都没法反对落叶缤纷而下,将大地铺得一片金黄。环卫工师傅吃力地打扫,装在一个大袋子里,叶儿将要走完它“人生”路程,归于土壤。我吟不出林黛玉“红消...

漫谈专班

漫谈专班

好久了,不看报纸,也不看电视新闻。只在收集上游离,随便地选择剧目,随便地…… 不存眷相干资讯,仿佛是糊口在真空里了,有了一种不吃烟火食的感受。 好在,我们老两口,只...

人淡似菊

人淡似菊

那时光的脚步把我们带进秋季,从此就和秋季有了一个季的缘份。 稻谷在秋季变得金黄,由于秋季是一个丰收的季候;柿子在秋季变得火红甜美,由于它承受了岁月的浸礼;菊花在秋天...

你是母亲心尖上的爱

你是母亲心尖上的爱

1994年3月4号,一个小生命降临在我的生命里。从此,我有了一个最斑斓、最幸福的称号——母亲,而你成了我心尖上的化不开的爱。 儿子,由于你的降临,这一天,光阴有了铭肌镂骨的...

散步

散步

天的性质常人摸不透,昨天沥沥啦啦地下了一天雨,今天的温度骤降,温差之大,就仿佛要从盛暑一会儿过度到秋季。 风是凉凉的风,轻轻抚在皮肤上,给人一种清新的感受,与前两天...

坐火车

坐火车

日子,一每天的更新、堆叠。饱满了夏、春、秋,惟独瘦削了那一个冬季。冬,固然比浮华少了一抹调色,却多了那一份生命的深入,多了那一片童话世界的纯正,一个‘诗与远方’的...

路在脚下

路在脚下

一 雨,淅淅沥沥地,4、五天了,仍鄙人。 不克不及再住了。再住下去,就得睡大街了,肚里的肠子也要像绳索一样扭干挂起来了。 因而,我下定决心,当即到柜台去结帐。店东是个瘦...

我还有一个家在这里

我还有一个家在这里

茶余饭后,我们总喜好约上几个好伴侣、好同事坐在一路聊聊家长里短,诉说本身的故事,也聆听他人的故事。每当这时候,心里的欢愉不由自立地显现在脸庞,我们会意的笑着说着听...

梦游百丈漈

梦游百丈漈

山川之美,于江南,是常景,也是名胜。 百丈漈,景如其名。百丈,直言其落差大,高达数百丈,共有三折瀑布,漈者,趋下而不回也,方言中意为瀑布。 第一次游百丈漈,是在很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