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穿越千山万水,回归灵魂故乡

穿越千山万水,回归灵魂故乡

让我所有的诗歌,堆积起分歧的音调,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,成为一股大水,倾泻入寂静的大海。 像一群思乡的鹤鸟,昼夜飞向他们的山巢,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,让我全数的生命...

访赤壁古战场遗址

访赤壁古战场遗址

去三国赤壁古疆场遗址公园,是在一个久雨后的阴天,天幕低垂,白雾如纱,一路上秋意浓浓。如斯空气,轻易令人发生怀古悲秋之幽情,但是我倒是十二分的兴奋与期盼! 三国演义,...

国内著名文学评论家周纪鸿先生印象

国内著名文学评论家周纪鸿先生印象

国内闻名文学评论家周纪鸿师长教师印象 一名通俗读者 王维明 第一次看到周纪鸿师长教师的名字,是他为程湛馨师长教师的长篇小说《家的变迁》撰写的书评《恍如是“普通的世界”...

回忆陈寅恪先生

回忆陈寅恪先生

回想陈寅恪师长教师 他人奇异,我本身也奇异:我写了如许多的回想师友的文章,独独漏掉了陈寅恪师长教师。这事实是为何呢?对我来讲,这是事出有因,查亦有据的。我一向到今天...

房东太

房东太

房主太 歇卜士太没有来过中国,也其实不如何喜好中国,可是我们 看,她有中国那老味儿。她说人家笑她母女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人,那是老呆板的意思;但她 认可她们是的,她不...

老乡张杰

老乡张杰

我结识了不着边际的很多上虞人。与客居喷鼻港、人称“今世武训”的老乡张杰有着三十余年的老友谊。 我们是忘年之交。张杰已年过九旬,长我三十五岁,我一向尊称他为“师长教师...

舒乙印象

舒乙印象

一 “这小我是谁?”我问一路来参不雅的张彬福传授。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大厅,看到一名个子不高的中年人,正小步点跑着登上二楼,噔噔的节拍,引来我们的注视。大厅一侧是半...

农场的春天

农场的春天

应约赴崇明加入了战友集会,中饭后战友们有的兴趣勃勃的会聚在一路聊天,有的在打牌,我感觉有些困倦正想找个处所眯一会,见本来一同从长江农场从戎的战友叶师长教师也余暇着...

从“岐山村”到“少年宫”

从“岐山村”到“少年宫”

经常习惯约佳宾往愚园路上的“福1015”做拜候。那是一幢乳黄色的西班牙气概建筑,原为平易近国上海的大银行“金城银行”老板周作平易近宅邸。后来,杜聿明、李济深等也接踵栖身...

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

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

俄然得知刘祥师长教师归天的动静,我坐在电脑桌前愣了好久,不由得泪如泉涌。 过了好半天,我才缓过神来,可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。 我和刘祥师长教师了解于2009年头。那天...

导师王尚达先生

导师王尚达先生

王尚达师长教师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。他1947年诞生于兰州,是兰州大学汗青文化学院的一位传授,没退休前从事史学的讲授与研究工作。师长教师首要善于于世界上古史、中亚史、西...

感恩(散文)

感恩(散文)

从上小学起,我碰到过许很多多教过我的教员,但大大都人都成了生射中的仓促过客,有时碰头也只是打个号召,但我上高三时,教我们地舆的张公教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像,他也是...

木龙垭:唯美的村野水乡

木龙垭:唯美的村野水乡

年轮的叠加让木龙垭从传统的古朴中走向现代文明。 木龙垭是一个原始的村子,全村778户3068口人。从318国道行走间隔野三关集镇15千米。2018年由本来的大甘坪村和木龙垭村归并而成为...

猗蘭之思

猗蘭之思

2020年7月28日,是一个出格的日子——文兰师长教师三周年祭日。 我受邀前去加入“文兰三周年追思暨作品钻研会”。八点四十摆布,我就到了文兰师长教师故宅。只见“笔墨养怡”门...

黄花先生

黄花先生

一 我有一远房亲戚,名呼“黄花”。此花非花,乃一男士,我们都叫他“黄花师长教师”。 黄花师长教师骨格清奇,边幅独特,非同俗流,酷似法国的影星憨豆,很是弄笑。他长得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