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杜拉斯:多少爱情,毁于这个愚蠢问题

杜拉斯:多少爱情,毁于这个愚蠢问题

李云泰和妻子来巴黎时,给杜拉斯打了电话,说:我和从前一样,还爱着你,我不会停止对你的爱,我将爱你,一直到死。 我们撇开杜拉斯声誉和性爱问题上的巨大争议,不得不承认她...

出轨的女人不一定是坏女人

出轨的女人不一定是坏女人

出轨的女人不一定是坏女人 书上见过一段话:如今的女人,就是再传统再保守,也别认为自己永远和出轨 无缘。因为这个时代男人给了她们太多出轨的理由。 如果有:能做永远的情人...

情人节之后的情人

情人节之后的情人

情人节之后的情人 《情人节后的情人》 她没有情人那般衣着光鲜,擦胭脂抹口红花枝招展,引诱你这只花蝴蝶像看了花朵,不自觉的就粘上去。只是惦记着全家的一日三餐,默默做着...

共1页/3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