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一生欢笑,一世长情

一生欢笑,一世长情

一生欢笑,一世长情 窗夜望远尘凡,忖量归于何处?一首纯音乐游子梦听得如斯肉痛留下了眼泪,坎曲折坷,我却不知道如许的情形在我的平生中呈现了几回,或许,一场游戏一场梦,...

文字,请许我一份明媚的心情

文字,请许我一份明媚的心情

文字,请许我一份明媚的心情 我艰巨的行走在白雪飘飘的雪地上,用尽我所有的气力找寻芳华苍茫的出口。我问本身,什么时候能为怠倦的心找一个家;什么时候才能拔开雪的珠帘感触...

生活学会挥袖从容,暖笑无殇。

生活学会挥袖从容,暖笑无殇。

人生活着,大家有大家的人缘,大家有大家的机缘,有的人平生风平浪静,有的人平生跌荡放诞升沉,有的人平生平平平淡,普通俗通。不管人生处于何种地步,都不要埋怨,不要抛却...

浅爱、深藏

浅爱、深藏

浅浅苦衷,浅浅漾;淡淡思路,淡淡眸;日月飘忽,弹指又是一年。那这一纸流年尽,梦里花落知几多? 风过,翩翩;雨落,浅浅。谁途经了谁的城,谁又成了谁的念?或许,工夫老是...

一曲红尘,几经轮回

一曲红尘,几经轮回

孤独的天空,飘着缱绻的细雨,错落的光景循环在不经的岁月,尘凡百般,过客几番。 透过蒙蒙细雨,望穿在遥远的前方,雨滴彼此交织,在那山川间缝织着昏黄的风景。被岁月沉淀的...

这是一个人的时光,这就是人生

这是一个人的时光,这就是人生

一小我的光阴,走的有点儿混乱,也有点儿涣散,就像一小我的天空,老是蓝的那末完全,蓝的那末孤独。 糊口的原封不动,留下几多梦的联想。你说曾的无邪,我笑现在的癫狂。当昨...

庭院,深深...

庭院,深深...

天井,深深…… 一抹京华微云,纠缠了几多岁月?一念,情何处? 那些彭湃的感情,垂垂寂静,自在走回魂灵的原乡,淡若轻风,只求简单,不求深入。 红尘里,自在行走着,那些爱...

卸下你的“累”

卸下你的“累”

人的平生中有太多的无奈和懊恼,有太多的伤感和难过,有几多旧事不胜回顾?有几多记忆如过眼烟云?或许,亲情、友谊、爱情都将陪伴心累的过程,或许,所谓的傲骨与傲气,都得支...

人生的意义

人生的意义

不管你是不是筹办好,有一天一切城市竣事。不再有朝阳东升,不再有光辉白天,不再有一分一秒的工夫。你保藏的一切,非论是你弥足珍贵的不是你已健忘的,都将留给他人。 你的财...

时光旖旎  浮生缱绻

时光旖旎 浮生缱绻

昨日秋寒,今朝氤氲,不问旧理,听凭岁月风过,几年几何,只道浮生涟漪,不在波涛,不在骇俗。过往鹭岛,装填半世阴霾,付之一笑。 多年前你环顾胡海之滨,诉说你所谓的情义绵...

一夜之间……

一夜之间……

沐日的光阴,在人们尽享欢愉的时辰,不知不觉地一点点流走。江南的小城,赐与了人们几天天高气爽,明媚艳阳的日子,便俄然一变态态的变了神色…… 一秒入秋,一夜入冬,一夜之...

给亡妇

给亡妇

给亡妇 谦,日子真快,一眨眼你已死了三个年初了。这三年里世事不知转变了几多回,但你 未必注重这些个,我知道。你第一惦念的是你几个孩子,第二便轮着我。孩子和我等分你的...

年味里的炊烟

年味里的炊烟

我的童年与少年,糊口在上个世纪六十年月中期,那时物质很是匮乏,不单吃穿住的前提十分低劣,连每根柴草都很是可贵,每逢春节,总要提早筹办烧的,年味就从拾柴说起吧。 比及...

《银河》印象

《银河》印象

我的平生中,熟悉的人很多,能留下深入印象的未几,但对《银河》元勋谭立人、谢坚柏、成燕瑞印象极深。 我的平生中,所读的报刊册本很多,能留下深入印象的未几,但《银河》...

冬之魂

冬之魂

水藏灵秀若柔情,玉骨冰清展雅风。干净幽魂含倩怨,共为一气化三清。 伴侣,你到过北方吗?伴侣,你体验过北方的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吗?伴侣,你赏识过北方的冰花雪月吗? 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