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青丝变白发

青丝变白发

光阴如流,光阴似箭。不知不觉,昔时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已过不惑之年。岁月的沧桑,爬上了额头。鹤发,我已无力讳饰笼盖它了。每次染了未几日,它又如雨后春笋般郁郁葱葱...

风雨中,你陪我一起走过

风雨中,你陪我一起走过

一 从窗户到门口八步,从门到窗户也是八步,这是走路的步数。 可是在这个酒店的小小标间里走路很难走出汗,我用跑步的方式代替走路,现实上跑步时迈出第六步我就要调头了,就...

许一朵云的姿态,拈花微笑

许一朵云的姿态,拈花微笑

风更雨巷泪次序递次,海棠无言水色起,西窗谁剪烛。 ——题记  清清小溪,时隐若现一脉柳暗花明的场景,班驳树影,幽香浮动一袭跹然的白裙。远去的光阴,无力驮起唐大雅韵那...

二十四桥仍在(散文)

二十四桥仍在(散文)

这一次来扬州,是特地。我怕过了一些年,再没了要去扬州的感动和兴趣。 本来姐在扬州的时辰,屡次邀我曩昔看琼花和二十四桥。我承诺了姐,我说有了时候必然会去。这么多年,不...

写给母亲的一封信(散文)

写给母亲的一封信(散文)

若是可以留得住时候对她的危险,我愿折去三分之二的寿命,换她长留的工夫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 夜是如斯的寥寂,星星把黝黑的夜给点亮了,她在深夜...

塔希提岛的诱惑

塔希提岛的诱惑

一 塔希提岛在南承平洋,是法属波利尼西亚向风群岛中的最大岛屿,也被港台翻译为大溪地,是西方人以为“比来接天堂的处所”。 客岁三月份,我曾到南承平洋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...

雨一直下

雨一直下

七月雨还鄙人,这是我不肯意看到的,可是天仍是阴森着一张被挤压变形的脸,储蓄已久的泪水随时随地就从云缝中倾注下来。 那是积存已久的情感,整天压制的苦衷在一刹时找到了冲...

我和牛

我和牛

一 在村落里,我不如牛。一头硬朗的老牛能做良多事,赡养一大师子人。我不可,除耗损一点食粮外,再无其他做为。 这让我不觉生出一种自卑感来。我常常盯着牛看,硕大的脑壳,...

愿时光将你温柔以待

愿时光将你温柔以待

传闻你病了,我去看你。你蛰居于山中的别墅,孤身一人。 别墅在郊区山中,有流泉飞瀑、翠竹掩映,如世外桃源,如许的处所修身养性再好不外,可你仍是走不出心中那片伤痛的阴霾...

愿时光将你温柔以待

愿时光将你温柔以待

传闻你病了,我去看你。你蛰居于山中的别墅,孤身一人。 别墅在郊区山中,有流泉飞瀑、翠竹掩映,如世外桃源,如许的处所修身养性再好不外,可你仍是走不出心中那片伤痛的阴霾...

何事秋风悲画扇

何事秋风悲画扇

1、 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,淅淅沥沥一成天,风萧瑟,气温骤降,是真实的秋季要到临了吧。 早已过了悲春悯秋的年数,花开花落,季候转换,本只是一种糊口的常态。我总会在金风抽...

人在旅途

人在旅途

书上有句话:糊口只是一味地本日剽窃昨日,只是公式化的食衣住行而已。是啊,谁不是看着他人朝九晚五而本身却朝五晚九,谁不是一边放下家里的德律风一边拿起讲义仓促上班而又...

江南的雨(散文)

江南的雨(散文)

窗外又下起雨,从玻璃上轻轻滑落。我恍如看光临别时你的脸庞,郁闷中,一滴泪在风里,激发一场缱绻,缱绻的雨,覆盖着我的天空。 犹记得我天子般驾姑且,迎接我的是你那微带青...

江南的雨(散文)

江南的雨(散文)

窗外又下起雨,从玻璃上轻轻滑落。我恍如看光临别时你的脸庞,郁闷中,一滴泪在风里,激发一场缱绻,缱绻的雨,覆盖着我的天空。 犹记得我天子般驾姑且,迎接我的是你那微带青...

听佛语

听佛语

一 面临浩大的黄海,在石岛湾一侧的赤山上,耸立着一尊世界第一大海神像,名“赤山明神”,是神,也是佛,人们都称“大佛”。 黄海鼓浪,推波击岸,耸峙于犬岸的赤山,抱住亿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