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夏至,父爱已至

夏至,父爱已至

一 本日夏至,父亲节,十年一遇的日环食,我却离家千百里,我又不克不及陪我的父亲过节了。 儿时我对父亲最深入的印象,估量就是那辆19寸的老凤凰自行车了,它承载了我和父亲很...

父亲的煤矿生活

父亲的煤矿生活

父亲有幸成为胶东第一座煤矿的第一代矿工是七四年。那天他骑上家里独一的破自行车,去那座煤矿报到。十九岁的父亲,恰是风华正茂好韶华。他新理了发,留了个偏分头,破天荒去...

我的“中专”是父亲骂来的

我的“中专”是父亲骂来的

这几年,我写过几篇纪念父亲的文章,说是纪念,但每篇文章都布满指责。但只有我知道,这是爱之深的指责。我对父亲是很尊敬,对父亲也是很爱的。我这小我看上去诚恳,但实则很...

小暑时节的高考记忆

小暑时节的高考记忆

由于疫情,本年的高考时候推延,从头又回到七月七日。 测验的头一天就是小暑了。小暑三候:一候温风至;二候蟋蟀居宇;三候鹰始鸷。天然界的景物,自会因序而至。而高考,倒是...

我的父兄

我的父兄

昨天在小区的院子里偶尔发现,枯黄了一冬的草坪又起头泛青了.黑人蹲下来细心查看,那是“凤毛麟角”的比例,巴掌大的草棵中唯一几叶嫩绿,它们纤细而羞怯,风儿来了,黄草便...

我的父亲

我的父亲

闲暇之余,四周的人城市到芙蓉山上转一圈。那边有最美的风光,还有一马平川的灯火。如若你站在高处,便能看到一排排挺立的建筑和一条条笔挺的大道,那即是这座城市最富贵的意...

父亲的遗憾

父亲的遗憾

父亲归天后,家中在我名下的老屋成了闲房。无人栖身,加上年久掉修,有些破败不胜,院里也是杂草丛生。归正不会归去住了,也没有在老家复兴新居的筹算,因而拜托哥哥帮我把它...

唠叨的父亲(散文)

唠叨的父亲(散文)

6月20日,是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,是父亲节。早上一路来,就热气逼人,那轮太阳艳得人不敢去看。 “你回家不?”老婆问,“打个德律风就好了,这么热的天。” “我归去,不克不及...

最后一面

最后一面

一 邹娘打来德律风的时辰,我正在黉舍和一群男同窗打篮球。 蒲月的气候,没有一丝风,太阳火辣辣地照在操场上,汗如雨下的我疯疾走跑着,掉臂一切地接住传过来的篮球,狠狠地...

吃的学问

吃的学问

要想孩子保安然,七分饱来三分寒! 这是父亲和母亲活着经常说的话。 记忆出格清晰的一件事是我带着四岁女儿,她第一次回姥姥家。午时吃饭时,欠好好吃饭,看甚么都别致,问东问...

牛,穿行在村庄与田野里的花朵

牛,穿行在村庄与田野里的花朵

说到村落,就不克不及不说到牛。牛,就似一朵花穿行在村落与郊野里。那般精明,那般刺眼。 在我根深蒂固的记忆里,那村落里再也少不了牛的,我一向以为,没有牛的村落,那是浮...

我的人生经历

我的人生经历

在我的童年记忆,在我生下来就不是很荣幸。在我诞生下来就比此外孩子分歧,由于我生下来便破相,因我唇割裂症。这给家中带来厄运,怙恃十分困难有个儿子,却出如许事来。家中...

挡不住的思念

挡不住的思念

2020年的中元节到了,这是母亲去世的第八年、父亲去世的第五年,我的表情也随之繁重了起来。 母亲的去世,来得出格急促,才住三天病院就与世长辞了。那时,我是悲痛加惊骇,耳...

一只让人流泪的水缸

一只让人流泪的水缸

高尔基说:“父爱是一部震动心灵的巨著,读懂了它,你也就读懂了全部人生!”总有一小我将我们支持,总有一种爱让我们肉痛,这小我就是父亲,这类爱就是父爱。 这是一个产生在...

两棵毛栗树

两棵毛栗树

在我家老屋子的后山坡上长着两颗树,一棵是毛栗树,另外一棵仍是毛栗树。 这两句让我想起了鲁迅的《秋夜》。鲁迅《秋夜》的开首写的是:“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