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锅瓢交响曲

锅瓢交响曲

一 因为工作缘由,很久时候都没有与锅盆碗碟打过交道了。头几天,公司烧饭的张玉蓉要去贵州老家打点她的摩托车驾驶执照。她拜托我给她打理几天,我硬着头皮就给她的活接了下来...

风箱

风箱

曩昔用烧煤砟子的铁炉子做饭,还需要拉风箱。 生火前要先掏炉子,铁炉子分为下面的炉膛和上面的灶膛两部门。炉膛和灶膛之间,隔着一个火龙篦子。阿谁火龙篦子也有烧裂了的时辰...

乡村人物

乡村人物

1、大洋马 一九三八年到一九四三年,恰是抗日战争最艰辛的阶段。这时代,出现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传奇故事,固然,也不成避免地呈现了很多丧尽天良的死硬投日份子。...

我和牛

我和牛

一 在村落里,我不如牛。一头硬朗的老牛能做良多事,赡养一大师子人。我不可,除耗损一点食粮外,再无其他做为。 这让我不觉生出一种自卑感来。我常常盯着牛看,硕大的脑壳,...

我的父亲

我的父亲

闲暇之余,四周的人城市到芙蓉山上转一圈。那边有最美的风光,还有一马平川的灯火。如若你站在高处,便能看到一排排挺立的建筑和一条条笔挺的大道,那即是这座城市最富贵的意...

故宅的井

故宅的井

回了趟老宅,墙角的砖缝里长出很多杂草,掉去生气的屋子,显出了萧条。但院子中心的那口井转变却不大,井口是浇了水泥的,周围也是,没有杂草丛生的气象,也没有沧桑的印记,...

“老八”迷书

“老八”迷书

有人迷上旅游,有人迷上吃喝,有人迷上烟酒,有人迷上赌钱。“老八”迷上了书本,到达了至高无上的境界,把痴迷的瘾儿当做了本身人生的最大欢愉。 “老八”不是人名,也不是排...

曾祖母

曾祖母

周末到铅山北武夷歇伏,我的母亲、小姑姑,还有堂姑也在,与她们谈起旧事,说起我的曾祖母,说得最多的是她白叟家八十多岁还能穿针引线。老奶奶做一手好女红,儿孙及后来的第...

歇晌

歇晌

我老家三伏天有歇晌的习惯。 记忆里我的爹娘,早上天刚麻麻亮就起来下地干活去了,一年四时不闲着。 暑天里火辣辣的太阳,热得人真的受不了。连庄稼和小草都热得叶子耷拉着,...

读书(散文)

读书(散文)

念书 念书,于我而言,是一种纠结,更是一种情结。 说纠结,是由于我没有很正式地坐在高中、大学宽阔敞亮的的课堂里,以一位高中生或大学生的身份冠冕堂皇地念书。对我来讲,...

我的老师方冰

我的老师方冰

在文学院念书的时辰,方冰是我的指点教员,他带了两个学生,另外一名是个男生。当初选择教员的时辰,我最盼愿的就是黉舍里放置他来指点我,一方面他有必然的名望,这点我垂青...

开在心里的玫瑰

开在心里的玫瑰

疯哥死了,我很悲伤难熬。 两个月前初见疯哥的情形至今仍记忆犹心。 记得,那是一个夏季的晚上,天空下着细雨,我和明阳村的女人饮酒聊天,俄然外面传来嗷嗷的啼声,声音凄厉...

一路阳光

一路阳光

人世间所有的生命都离不开阳光。在我看来,一块石头,或是一捧土壤都是有生命的。这或许就是我比力阳光的一面吧! 一 我不单离不开阳光,并且和阳光有着一份特别的情缘。与阳...

细雨中的记忆

细雨中的记忆

云,拽动着不法则的线条,在天空中超脱。想把它的疏松当做棉花,却没有棉花那使人刺眼的白。想让它浮游在思路的海面上,仿佛又太不真实。 胡想被停止符打住了。雨,也没了兴趣...

乡村的长寿老人

乡村的长寿老人

我的老家就有一个活了115岁多的白叟家,我们叫他“爱满满”,他有两儿两女,最大的女儿外嫁蒋家冲,四女外嫁千里以外,儿子都在当地。可以说,白叟平生勤奋,平生幸福!是村里...